最新黄金城入口

当前位置:首页
>>警务资讯 >>警务动态

他带着残余在体内的七十几颗霰弹,对远去的弟兄说:我想背负你们未完的使命

发布日期:2021-04-06 17:00 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宣传处

大屏幕上的短片播完了,随着激烈急促的视频声趋于平静,可容纳四百号人的演播厅内重新回归黑暗。

林新志坐在第一排,收拢着腿,两手平放在膝盖上,手里紧握的蜡烛灯发出微弱的光亮,光照在他仰着的脸上——大提琴声舒朗地响起,这个40岁的男人早已泪流满面。

在那段短片中,他的两位同事躺在担架上,虽然视频里隔着厚厚的马赛克,但身上大块的血迹仍清晰可辨。

晃动的镜头里,有人用力呼喊他们的名字,却始终得不到回应。林新志再次想起事发时,那个失控的夜晚,他和同事王歆、梁峰在台州市路桥区坦头沈村处警,被歹徒用霰弹枪击中,他们三人里,他是唯一的幸存者。

“我是幸运的,我和我的两位兄弟……都做了我们该做的,我为他们……感到骄傲。”4月1日晚,台州黄金城缅怀英烈主题活动上,林新志作为追思人,被请到了台上,他的肩膀因啜泣不停地颤抖,发言也因激动的情绪多次停顿。

对于林新志来说,那晚的枪声,带走了他最亲近的同事,也在他的腹部落下永久性的伤疤。至今在他体内,仍残留着70余枚霰弹铁砂。时间过去约一年半,记忆仍会追上他,那晚噩梦般的情景仿佛就在昨日。


所里的黄金三人组


领导及同事口中的林新志三人,曾组成了台州市路桥分局金清派出所中最好的执勤组。三人中年纪最大的林新志是军人出身,先后在派出所、交警大队担任过辅警。辅警梁峰、民警王歆分别于2015年、2016年加入金清派出所,由于年轻爱钻研,且踏实肯干,他们这对组合解决了辖区内不少的疑难杂事。

林新志

回忆与王歆、梁峰在一起的日子,林新志脸上短暂地扬起笑意,“我们三人的相识真的很有缘分。”2015年3月,当时26岁的梁峰通过考试招录,成为金清派出所的一名辅警,所里安排他与林新志结成师徒,一同执勤。

那些年,同事总看到戴着眼镜、有些微胖的梁峰跟在林新志身后。当时的梁峰十分青涩,面对生人时甚至有些口吃,“没想到那晚面对歹徒的霰弹枪,这么内向的一个人能有勇气冲上去,试图制服歹徒,为群众逃生争取到宝贵的时间。”

王歆是三人里最晚来到金清派出所的。到所里报道那天,正是林新志开着车,将这个从小就励志成为人民警察的“新兵蛋子”接到所里的。初见时,透过车内前端的后视镜,林新志观察起这位28岁却有些“谢顶”的小伙子,他说,虽然只是第一面认识,但就是有种没来由的亲切感。

梁峰

由于林新志的微信昵称叫“桃花依旧”,王歆便总是称呼林新志为“桃花”,久而久之,办案中的街坊邻居也都亲切地称呼林新志为“桃花警官”。而年纪稍大的林新志却总是喊王歆叫“歆哥”,“歆哥工作中的投入和果断让我由衷地敬佩。”

三人所在的执勤组管辖着辖区内上塘、双塘等五个村,这个片区的警情数在全镇排名数一数二,流动人口大,在册登记流动人口最顶峰时达到5000多人。在他们的努力下,2019年上塘村的刑事发案下降60%,双塘村发案率累计同比下降51.06%,上塘村村委书记林荣富评价他们时说:“他们是真正把工作当成了自己的事业,群众的事就像他们自己的事。”

一切都在有序可控地变好,直到那个突如其来的夜晚。


不忍回首的夜晚


每年的十月前后,都是所里最忙的时节之一,除了国庆安保任务外,扰人的台风也常会在这个时候接二连三的入侵。2019年10月1日,林新志三人所在的值班小组连续加班多日,只要值完当天班,他们就将迎来一个短暂的休假。


当天,林新志见到“歆哥”,询问假期内的安排,王歆脸上浮现出难以掩盖的欣喜,“明天带老婆去医院,马上10月中旬就要生啦,得多陪陪她,做个检查。”听到王歆就要做父亲的消息,林新志拍着他的肩,由衷地感到高兴。

可孩子没能等到父亲。10月2日凌晨,他们三人在辖区坦头沈村处警时,为了保护慌乱中的村民,被歹徒的猎枪打伤,王歆、梁峰经抢救无效不幸牺牲。林新志腹部中枪,在台州当地接受手术后,于10月5日零时许被紧急转至位于南京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东部战区总医院救治。


回忆事发当天,金清派出所副所长王宇告诉记者,当天下午王歆被临时叫去路桥分局,再回来时已是晚上近12点,“本想安排他休息,让别的组处警,可没想到他给了我个手势,并说‘没事,我可以’。”

中枪的消息是通过林新志的电话知道的,听筒对面是林新志沮丧且虚弱的声音。赶到现场时,情况比王宇想象得更坏,据他回忆,梁峰头部中枪倒在血泊中,往北不到100米。王歆横在路边,他在掩护群众撤退时,霰弹被击中后脑。

救护车几乎和警车同时到达现场,将他们三人分别送往医院,周围群众无一人伤亡。

事后,林新志转院去南京时,王宇曾匆匆看到一眼,林新志上半身用白布遮盖,身上满是各种吊瓶。白布下,是被霰弹铁砂炸开的腹部。

对于三人的出事,王宇十分自责,“我们就像一个战壕里的士兵,可我却没能让我的士兵安全回来。”

2019年10月27日,王歆、梁峰追悼会在台州市殡仪馆举行,那天下着小雨,街边自发前来送行的村民,一路绵延。


枪响之后


经过长达10多天的抢救后,转院至南京的林新志奇迹般从昏迷中醒来,他苏醒时喉咙里正插着呼吸机,他着急地想知道王歆和梁峰的下落,他在白板上写道,“我的两个同事,他们怎么样了?”王宇看着病床上瘦了近50斤的林新志说,“他们也都还在医院呢,放心。”

林新志的苏醒很大程度上鼓舞了金清派出所的士气。从他们仨出事那天起,阴郁的氛围就弥漫全所上下。转到南京后,所里开始每周指派一名同事去照看林新志,大家争相报名,前去陪护,“有一部分原因是内心的歉疚,而能看到他一天天变好,真的很开心。”王宇说。

林新志最终在手机上看到了王歆、梁峰牺牲的消息,他嚎啕大哭,“王歆刚要做父亲,梁峰是家中独子,走的时候孩子也没有,让他家的老两口可怎么办。”林新志于去年出院关注路桥,康复期间,他曾去看过梁父梁母,梁父患有帕金森病,这件事后,整个人像被摧残过一样,更显苍老。

王歆的遗孀朱媛媛更是林新志最不忍心看到的。王歆牺牲后,她得独自抚养孩子长大。今年2月4日的一场会议上,出院后的林新志再一次看到了朱媛媛,他们聊起了中枪那天。后来,朱媛媛在微信上给他留言并配上了王歆儿子的相片,她说“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人要往前看。”

长久的离队让林新志想快点回到岗位上,但康复的过程很漫长。从最初无法下床,简单的蹲坐都无法做到,到慢慢恢复脚力,可以下地走路,他太想回到队伍中了。如今,同事有时会看到他两万多的微信步数,那是他恢复良好的证明。林新志说,“我知道人要向前看,但现场的味道、场景都在脑海里,我只能尽快康复起来,背负他们未完成的使命。”

4月2日下午,林新志避开白天前来吊唁的黄金城队伍,自己带着白、黄的花束从家里出发,沿着仅能两车同时并行的乡村小路,来到梁峰所葬的霓岙公墓。

这是出事后的第二个清明。去年清明,林新志刚从南京回到路桥,还在康复期,身体虚弱,所以并未成行。

绕开简易的木制路障,意味公墓就在前方。虽然梁峰牺牲后被评定为烈士,本可以和王歆一样埋葬在位于椒江的烈士陵园里,但梁父梁母再三考虑后,选择了这块他们生前经常执勤的地方。

梁峰墓就在山脚下,墓群中的第一排,他的大幅彩色肖像下,摆满了花束,黑色石碑上雕刻着“人民英雄永垂不朽”的黄色行楷。林新志低头走到梁峰碑前,递上鲜花,随后双手紧贴裤缝,深深地鞠了三躬。

没有过多停留,林新志已经有些哽咽,他转过头坐回车里。记忆像霰弹铁砂一样,永久地留在他的身上。

车辆远远开去,郁郁葱葱的樟树下,梁峰烈士长眠于此。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